新闻页2017







重建中国社会主义道统


发表时间:2017-06-12      阅读次数:1717




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过程中,鲜明地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深深植根于数千年无比丰沃的中国历史文化土壤中。可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一步发展的方向,就是成为更具文明论意义,同时也更具世界历史意义的中国社会主义。

  在当前的话语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主要是指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而“中国社会主义”,自然包括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以其为主体,但用意所在,也是为了把改革开放以前乃至新中国成立以前的整个中华文明的社会主义大传统包括在内。重建中国社会主义道统,正是为了继往开来,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推向更加广大的新境地,“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

  中国的社会主义道统,至少具有以下三个层面的涵义。首先,它是新中国得以立足的社会主义价值基础,是源自西方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的产物,是一种承自科学社会主义的现代社会主义;其次,它是贯穿中国数千年历史文明传统的价值追求,是从古典传统的儒家社会主义到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内在传承和一以贯之的大道;最后,它意味着“社会主义”的道统实质上是“中国之道”的历史显现,是与时俱进的思想理论创新。

  社会主义的真正实现,需要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必要条件,是一个“在改造客观世界的过程中改造主观世界”,社会和人相互促进、共同进步的无止境过程。把“中国”和“社会主义”相连,实际上可能产生双重效果:一方面,中华文明的“有机整体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强化了“中国社会主义”以“社会”为本位的价值取向和以“共”(共有共建共享共治共生共荣等)为中心的社会哲学。另一方面,现代社会主义要建设的新“社会”,是一种超越了种种封建性的“血缘”或“地缘”小共同体的大共同体,是由平等和觉悟的“自由人”所构成的“联合体”。故而,“中国社会主义”之于“中国”,不仅是传统的契合,更是现代的新生。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也正是社会主义中国化的过程,是“中国”和“社会主义”相互赋义、融合创新的过程。“社会主义”进入中国后,在适应中国的过程中也在改造着中国,同样,“社会主义”要真正改造中国也必须扎根于中国的土壤,经受“中国”的改造。只有在“中国”与“社会主义”相互塑造、深度融合的过程中,古典中国的“社会主义”传统才能被激活,现代中国的“社会主义”也才能成为新的传统。这也正是中国社会主义道统的生成过程。